还是捏泥巴比较好

最近想写性转朔和宸朔,但估计也就是想想了。


我承认我对他有低俗的幻想,但凭你自己去看,你自己去看,去看那皙白的肌肤,去看那骨节分明的手指,去看那粉嫩的唇瓣,去看那些星星点点的痣。

我会把它们变成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,在某个没有月亮的夜晚。

文学社的学妹换好了晚上演出的服装,她兴致勃勃都对着镜子打量着。长长的链式耳环明晃晃的、晃悠悠的,细细的摩擦着她颈后的皮肤。

她像团火,所以她烧了我,吞了我。我成了灰烬,成了尘埃,漫游在广阔无垠的天地间。我会成为星,成为苦难,成为永恒的时间。我会和她分别吗?

成吨的苦月亮,它们积压在我的舌根,我抬起头对上她明亮的眸子。

“想什么呢?”她张开嫣红的唇,问我。

不会、不会。这苍茫宇宙间,爱会永恒,

爱会永恒。

他侧过头,携着少年人的坦荡和热忱,他想,他要赌上一切去给他一个吻,就落在他的面颊上,然后红着脸装作不小心的样子露出笑容。

他会怎么样呢?会惊讶的碰碰被唇瓣接触过的地方,然后笑的直不起腰吗。还是会像他一样红透了耳根,还硬要做出不在意的样子,结结巴巴的开个玩笑敷衍过去呢。

他忘了时间的存在,当他的手臂圈过来时,少年本能的拥过去,像拥抱一颗炽热的太阳。太阳好烫,把他的思想烫坏了,大脑一片空白,只看得见离得好近的脸庞和他眼里的光。拥抱只维持几秒,余温离开的也好快。他好后悔,明明他的脸颊离他只有几毫米,明明那上面该留下一个看不见痕迹的唇印的。

所以他悻悻笑着松开手,满溢的爱恋被生生遏制在心里,留下满腔遗憾和后悔。

问题少年

一个关于夏天的故事,一个所有人都不太正常的故事,一个关于少年的故事。

她是谁?

她柔顺的黑发服帖的趴着,一双鹿眼清澈明净。月光黯然失色,她是我的公主,我的Aphrodite。那么,你会想起我吗?在某个月圆的夜晚,或是在某个暧昧的黄昏。

我的灵魂在空荡的荒野上狂奔,在滚烫的岩浆上漂浮。因你,我亲爱的公主,我获得新生。

而你,终将永生于碧蓝的海浪中,星辰日月尽为你俯首称臣。

Dear my Aphrodite。

失忆蝴蝶

关于一个男孩的爱情故事,cp详见tag。

链接在评论。